泉州:呵護“夕陽” 為失能老人撐起一片天

2019-10-11 07:14:42 來源: 泉州晚報

0瀏覽 評論0

瘓在床不能自理、24小時需要人照料……護理一位失能老人,對于任何一個家庭來說,都意味著巨大的身心壓力。記者從泉州市民政局了解到,目前泉州市80歲以上老年人口16.2萬人,其中特困失能老人有2207人。這些失能老人由誰照顧?是否得到細致的關懷?近日,記者就此進行了走訪調查。

□泉州晚報記者 王麗虹 陳靈 實習生 黃登暉 文/圖

聘請住家保姆 照料癱瘓妻子

目前,將失能老人送到養老機構的家庭較少,大多數家庭選擇自行照料,或者聘請護工幫忙。

護工悉心照料失能老人

今年80歲的蔡向林居住在中心市區新華南路,老伴今年79歲,偏癱在床多年。因兒子兒媳在外省工作,只能由他獨自照顧老伴,可隨著年齡的增長,他照料老伴越來越吃力。與子女商量后,他通過中介找到一名住家保姆,月薪3700元,一年十三薪。“保姆負責全職照料老伴,我負責買菜。”蔡老伯說,自從請了保姆,他肩上的壓力卸下來一大半,“我和老伴沒有退休金,請保姆的錢是兒子出的,擔心老伴有心理壓力,我們騙她說,保姆月薪只要2000多元。”

阿婆全身癱瘓

入住機構養老

一個陽光明媚的上午,在永春岵山鎮敬老院一樓,88歲的林嵐老人躺在護理床上曬太陽,護工將熱騰騰的飯菜端到房間,先將護理床一頭搖高,再為她圍上一條毛巾,隨后一口一口地給她喂飯。

“林阿婆今年8月初入住敬老院,入院時全癱,日常生活都需要專人照料。”敬老院聘請的護士林瑞敏告訴記者,每天清晨,她會為所有老人測量血壓。三餐后,為每位需要吃藥的老人送上溫水和藥物,記錄下每位老人當日的排便、飯量、血壓等信息,還隨時監測老人的身體狀況。

除了林護士,敬老院還雇請了8名護工,對入住老人進行24小時監護。由于失能老人大多長時間臥床,每周五,敬老院還會邀請醫生為老人體檢及進行按摩。

據悉,今年5月份投入運營的岵山鎮敬老院,目前入住了20名高齡老人,其中有15名失能老人,他們因為中風、腦萎縮等原因,喪失了部分甚至全部的行動能力,需要專人照料。

74歲的鄭欖老人因中風后腿腳不便,但他還能自己吃飯。午餐過后,2名護工將他攙扶回房間,他坐在床上招呼護工打開電視,“我想看新聞”。鄭老伯的子女忙于工作,無法長期陪在身邊照料。說起入住敬老院的生活,他笑道:“在這里過得挺好,護工會幫我洗澡洗衣服,平時看看電視和報紙,家人每周都會來看我。”

“我們是公建民營的敬老院,是永春首家接受失能老人的養老機構。”敬老院院長郭麗麗說,目前院里有120張床位,可由于電梯尚未安裝,暫無法接收更多失能老人。目前,預約入住的老人已達到20多名。

康復訓練有成效

給老人極大鼓勵

清晨,屋外帶著秋意的微風吹起92歲陳阿婆的鬢發,她的臉上也露出笑容。這一天,華僑大學的志愿者來到豐澤街道居家社區養老服務照料中心(東涂社區),用輪椅把部分失能、半失能老人推到附近的刺桐公園散心。

東涂照料中心在中秋節舉辦博餅活動,住在這里的老人很開心。

今年1月份,該照料中心正式運營,2月份,陳阿婆就住了進來。“當時老人摔倒后髖關節粉碎性骨折,住院了一段時間,為了讓老人得到更專業的照顧,家屬把她送到了照料中心。”中心負責人王詩坤說,老人剛來時只能臥床。前期,護理人員每天幫助她做上肢運動,把病床搖起來,輔助其自行用餐。漸漸地,老人能坐起來了。經過半年的康復訓練,老人現在能在護理人員的攙扶下走幾步,也能坐在輪椅上出房間、出中心,到戶外參與文娛活動。

“失能、半失能老人渴望出門,可卻受限于身體條件無法實現。通過護理人員幫老人做健康管理、康復訓練等,有的失能老人從只能躺著到能自行扣扣子、穿衣服,甚至能坐輪椅外出。”他說,別看事情小,卻能給老人極大的鼓勵。

王詩坤介紹,中心是一個小型嵌入式社區養老綜合體,為本社區和周邊的老人提供精細化服務,有6名專業護理人員和1名護士。中心目前有34個床位,已入住25位老人,大部分是失能、半失能老人。

志愿者們常來陪伴

老人感受社會溫暖

記者走訪社區照料中心、專業養老機構發現,有不少志愿者經常來關心陪伴老人,如東涂社區照料中心,經常有華僑大學、黎明大學等學校的志愿者前來,還有實驗中學、豐澤機關幼兒園等學校的小志愿者。

泉州實驗中學的小志愿者到居家社區養老服務照料中心陪伴老人

他們為老人帶來精彩的文藝演出,陪老人做益智游戲,聽老人傾訴家長里短,同時提供力所能及的幫助和服務。今年暑假,永春六中也組織學生志愿者,分批到岵山鎮敬老院看望失能老人。“與孩子聊天談心,老人們很開心。”郭麗麗說。

一人失能,全家“失衡”。采訪中,記者發現,由于涉及傳統觀念制約、專業照料人員缺乏、家庭經濟負擔大、專業護理機構資源不足等問題,目前失能老人的護理難題還有待進一步解決完善。

受傳統觀念影響

養老機構不受待見

“中國傳統的家庭觀念認為,家庭是人一生最重要的東西,受此影響,有不少市民覺得把父母送到養老機構是不孝順的行為。”泉州市民政局養老服務科相關負責人分析說,因此,有“養兒防老”觀念、受傳統家庭觀念影響越深的老人,對養老機構的入住意愿越低。“另外,部分老人消費意識也不足。”他補充道。

采訪中,記者遇到多位來看望老人的親屬,他們透露,確實沒把入住養老機構的花費告訴老人,擔心老人“嫌貴”不愿意住。

聘請護工花費大

部分家庭難負擔

對不少家庭而言,雇請護工的開銷大,負擔較重。有的家庭為了照顧失能老人,子女選擇辭去工作全職照料。

去年,78歲的方阿婆突發腦溢血,出院后失去了自理能力,需要有人24小時陪護。“請一個住家保姆要四五千元,如果送到養老機構,每個月也要四千多元,可兒子兒媳每月才掙五六千元,所以他們選擇辭職在家照顧。”方阿婆的丈夫陳振說,他自己有高血壓、糖尿病,無法陪護妻子,所幸退休金較高,一家人的正常生活還能勉強維持下去。

機構運營成本高

投資回收周期長

“目前運營處于虧本狀態。”郭麗麗表示,敬老院的場地是政府提供,但裝修、設備、人員聘請都是由機構出資,“預計要10年才能收回成本。”

記者從泉州市民政局養老服務科獲悉,截至今年6月,全市各類養老服務設施共2118所,各類養老床位合計達到4萬余張,其中護理型床位占養老機構總床位比例達46%。

專業人員難招

水平參差不齊

此外,還有一個問題也讓養老機構負責人頗為苦惱。“中心目前僅有1名護士,且是‘高薪聘請’來的。”王詩坤說,他們想招聘更多專業人員,卻很難招到。記者還了解到,護理人員專業水平參差不齊,有的是進城務工人員,有的年紀和機構里的老人差不多。

在永春岵山鎮敬老院,護士正在為老人配藥。

為了減輕特困失能老人負擔,做好特困老人的兜底保障工作,我市各級政府、部門先后出臺各項政策,如失能老人護理補貼政策等,讓特困失能老人多了一份護理保障。

特困失能老人

每人每月補助300元

2013年起,我市率先在全省將“特困且重度失能老人提供每人每月300元政府購買服務護理補貼”列入市級為民辦實事項目。

2018年,特困(低保)失能老人護理補貼制度全面向“低保、失獨家庭中的重度失能老人”推行,并列入常態化工作。據悉,特困(低保)失能老人護理補助每人每月300元,其中市、縣分擔比例為1:4 。經各地摸底、調查、公示等程序,2018年,我市確定2534名特困失能老人名單,經研究,下達市級補助資金182.51萬元。今年,我市確定2207名特困失能老人名單,已下達市級補助資金160.85萬元。

建全省首個孵化基地

搭建孵育與交流平臺

為吸引更多優秀養老服務組織及熱心養老服務的團體組織進入泉州養老服務行業,2018年8月,泉州市養老服務組織孵化基地建成并投入使用,這是福建省第一個養老服務組織孵化基地。

據悉,基地是由市政府批準、市民政局主辦、市級財政支持、委托專業第三方組織運營的養老服務組織孵化平臺,內設孵化區、成果展示、培訓室、綜合服務區等,旨在為養老服務組織提供一個全新的孵育平臺、交流平臺、信息平臺、服務平臺、資源平臺,成為政府鏈接養老服務組織的平臺和紐帶。目前,基地已入駐養老服務組織14家,促成入駐組織新增承運養老機構22家,培訓入駐組織管理層人才600人次。

為高齡失能老人提供基礎信息服務

據了解,自2014年起,我市陸續向符合條件的高齡、特困低保、失能老人提供普惠居家養老基礎信息服務,免費發放具有定位功能的“一鍵通”手機。該手機不僅設置了大鍵盤、大屏幕、大字體、大音量、親情號等多種功能,還帶有急救、定位等功能,在手機上特設了“SOS”鍵。老人的信息已經事先錄入養老服務中心平臺,遇到突發情況,老人無須記電話號碼,就能撥打到呼叫平臺,平臺收到老人的信息后,啟動應急預案,讓老人獲得應急援助。

為80周歲以上老人買意外傷害險

市民政局養老服務科相關負責人介紹,我市已為泉州市戶籍的80周歲以上老人購買了意外傷害保險。以鯉城為例,今年鯉城區投入27.633萬元,為全區年滿80周歲以上且符合條件的9211名老人購買意外傷害險,保費為每人每年30元,投保期為一年(2019年6月6日至2020年6月5日)。保險期內,參保老人如遇意外身故、意外殘疾等,可直接聯系保險公司按保險理賠申請程序辦理手續,將獲得相應的保險金。

通過政府購買 引入社工服務

“可以通過政府購買的方式引進社工服務,提高養老機構的專業化水平。”泉州師范學院馬克思主義學院副教授張超表示,應該大力宣傳和提倡志愿服務,搭建志愿服務網絡平臺,為特困人群的養老提供優質且免費的人力資源。

此外,張超還建議,對特困、高齡失能老人,政府可提供更多的幫助。提倡居家養老,倡導鄰里等初級社會群體的互幫互助,進一步發展社區老年人日間照料中心等,通過采取多種措施解決失能老人的養老問題。

倡導“預防失能”觀念

提前進行健康管理

“失能老人為什么會失能?有時就是幾分鐘發生的事情。”王詩坤說,比如有的老人長期患有高血壓、高血糖等慢性病,需要每日服藥控制,家屬有自己的工作、生活,無法時刻緊盯,老人記性差,可能出現漏服藥、多服藥的情況,一旦發生突發性腦梗、腦出血,沒有及時就醫,就失能了;有的老人過于節儉,飲食簡單,常吃剩菜剩飯,沒有控制糖分,致營養不均衡,身體狀況越來越差;有的老人原本生活能自理,也許就是不小心摔倒致骨折,便喪失行走能力,需要家屬照料。

“等老人失能就晚了,社會應提倡一種預防老人步入失能狀態的觀念。”他說,專業養老服務機構可以提供藥品管理、健康管理等服務,如早晚的血壓、心率測量,并且飯菜均衡營養,還有豐富的文娛活動。如果選擇社區照料中心,有自理能力的老人可以白天來中心,晚上回家睡,家屬來看望也方便。“讓專業的人做專業的事,這樣家屬放心,老人也能享受高品質的老年生活。”

高職院校設置專業

培養養老專業人才

“我國現在鮮有高職院校設置養老服務和管理方面的專業。”王詩坤說,一個行業要健康持續發展,優質人才必不可少。他希望有更多高職院校能關注養老服務行業,為專業機構輸送人才,促進行業發展。

延伸閱讀

長期護理保險制度 已在全國開展試點

面對大量失能人員對長期護理保障的客觀需要,在養老、醫療、工傷、失業、生育等5項社會保險之外,一項新的社會保險——長期護理保險,正在中國逐步推開。

2016年,全國15個城市和兩個重點省份(吉林、山東)啟動長期護理保險制度試點,探索建立以社會互助共濟方式籌集資金,為長期失能人員的基本生活照料和與基本生活密切相關的醫療護理提供資金或服務保障的社會保險制度。建立長期護理保險制度不僅可以滿足失能、半失能老年人的照料需求,提高其生活質量,使其獲得最大程度的生活獨立和人格尊嚴,也可以緩解老年人家庭成員、特別是子女的照料壓力。

2019年政府工作報告首次提出“擴大長期護理保險制度試點”。有媒體報道,長期護理保險試點三年以來,試點城市已經由國家和人社部指定的15個擴大到了50個,主要方式為以社會保險為基礎,將城鎮和居民醫保基金劃撥出部分資金,輔以政府補助、個人繳費、福彩基金、捐助等方式,設立長護基金,為重癥、失能、半失能等特殊人群提供醫療護理服務的報銷支持。

[責任編輯:林春婷]

相關閱讀

快乐扑克走势图 供销金融超市赚钱吗 公司赚钱和值钱 茶油赚钱 成都麻将下载官方网站 头条新闻真的能赚钱吗 斗鱼上直播王者荣耀赚钱吗 梦幻手游不充钱怎么赚钱快 街机网络捕鱼 北京麻将规则 重庆潼南跑滴滴赚钱吗6 五年级的学生怎么赚钱 uc浏览器福利版赚钱吗 快递柜卖家怎么赚钱 tbc珠宝如何赚钱 现在做代理赚钱免费的 赚钱宝ttl降级